帆船教父庞辉

日期:2016/10/26
来源:新浪丨作者:boat123


2014年中国杯帆船赛现场,庞辉与他的船队在自力号上搏风击浪。

第十届中国杯帆船赛开赛在即。十年来,庞辉年年参加,从未落下。如今72岁的他还能不眠不休,二十多小时把舵,一口气两百海里。

庞辉是中国民间帆船运动“教父”级的人物,很多帆船退役运动员慕名找到他,开始职业水手生涯。他反复强调帆船运动应该成为一种普通人的生活方式,“每一个人都可以玩船,没有什么特别的”。他的执着与信念,不知启蒙了多少中国航海人。

10月19日,香港大雨,即使撑着一把双人伞也全身被淋得湿透。

庞辉在西贡游艇会码头的船上,他是中国民间帆船界的教父级人物,自力号船长,是香港最早一批玩帆船的人。

从城中心到西贡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地铁转巴士再打的士才能找到。

磅礴大雨中,海面上躺着密密麻麻收起帆的船只,沿着海面D条水泥栈道一字排开的帆船都是庞辉的,走到尽头,他在那条船上。

船头的菲律宾船员大声用英语对记者喊:你好,请问找谁。得知是要找庞辉,他们招呼记者上船。

庞辉从第三层的办公室走下来,递来一块干毛巾。

72岁掌舵人

庞辉出生于1944年,已经72岁了。

他身材高大,脖子上搭一条白色短毛巾,穿着宽大的印有自力英文字母及迎风出海标志的灰色polo衫,白色短裤,褐色凉鞋,一头浓密的灰发被风吹乱,一副随时准备出海的样子。

船上的员工大多都和庞辉一样,凉鞋短裤是标配。

他声音洪亮,英语夹杂粤语,能听懂大部分普通话。

第一次接触帆船的经历庞辉与很多人讲过。那时他35岁,与家人到马来西亚旅游,在海边,租了一艘船下海玩,未玩过帆船的他,差一点弄坏船只,当时的船主冲庞辉大声嚷道:“笨蛋,下次我再也不租船给你了,你们香港人根本不会玩帆船。”于是,他付给了船主两倍的价钱,上了人生中第一堂帆船课。

回到香港后,庞辉花了六千多港币买了一条两人用13英尺小帆船,正式开启了他的帆船生涯。

在这之前,庞辉过着富家子弟的日常生活。他的父亲庞鼎元是香港早年重要工业家,绍荣钢铁厂创始人。

在伯明翰大学读完机械工程回国后,庞辉进入家族企业工作,一开始在工厂,后来进入写字间。

上世纪80年代末,香港政府发展将军澳,绍荣钢铁获补偿6.5亿港元;1997年,庞辉将调景岭的厂地以127港亿元天价卖给新鸿基地产和太古集团,避过次年的金融危机。

这些在商场征伐的故事在庞辉的脑海里已经渐渐远去了。庞辉并不是很愿意谈起这些,他说,都是很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

十多年来,他逐渐退居幕后,远离商场的血雨腥风,接力棒转交给子女们。

谈话能引起他的注意的,只有帆船生活。72岁了,还能20多个小时把舵,一口气两百海里,这令他感到十分自豪。

1980年,庞辉又买了一条40英尺的大船。

买船的兴奋感与新鲜感很快就丧失了,他需要找到船员一起玩,才有意思。船要保养,船上的工作需要人分工合作才能完成。“什么都得从头学,做水手,什么都得做,船头跑来跑去。”庞辉说。

7个兄弟姐妹中,只有庞辉玩帆船。在没有隐退前,玩帆船只能在礼拜天进行。庞辉说,在写字间要做买卖看行情,帆船教会很多东西,要看前看后看左看右,每一个时候都要看,要判断。

当时的香港,玩帆船的几乎没有中国人。1989年,庞辉做了香港皇家游艇会会长,是游艇会历史上第一位华人会长。

所有的训练都是为出海做准备。在庞辉看来,要想出海,要克服的最大困难是呕吐,几乎每个出海的人都会遇到,最难受的时候恨不得跳到海里去。

他说,每一个人都可以玩船,没有什么特别的,如果我要你100米跑9秒9,你没有天分就不可以,打球你没有气力也不可以。帆船就不同,你不喜欢比赛,可以玩休闲船,一点都不失礼,一样的享受。不喜欢大船,可以玩小船。你喜欢比赛的话,有短程的场地赛,还有越洋赛,选择很多。

庞辉强调:最重要是玩帆船不用付钱,有一个傻瓜老板付钱。

他口中的傻瓜老板就是他自己,培养一个可以出船比赛的船员每年要花掉庞辉10万美金。

长情的船长

庞辉常年带着自己的水手在亚洲各地征战,他没有环球航行的打算,比赛才是他的乐趣。眼下,他正在准备第十届中国杯赛事。

因为强台风,赛前,庞辉大部分时间都在西贡的船上,和水手、厨师、司机、助理一起生活。

庞辉与中国杯的渊源要追溯到2005年。

当时,纵横四海“骑士”号帆船已经完成了穿越半个地球,横跨欧亚非7个海区,经历45个港口,途经26个国家和地区,共计1.1万海里里程。

这是中国民间首次大型航海活动,后来的中国杯帆船赛组委会副秘书长钟勇和最早接触到航海的一群人有了创办中国人自己帆船赛事的想法。

钟勇找到庞辉,希望他能够支持创办“中国杯”赛事的构想。庞辉欣然答应。

庞辉至今还记得2007年他的“自力”号船队第一次出征中国杯深港拉力赛的情景。因为是第一届,没有可以借鉴的办赛经验。庞辉的船队早晨十点从香港出发,下午两点多钟抵达深圳海岸,却因为边防手续复杂,迟迟无法靠岸,很多后到的船只排队到十海里之外。

此后每年,庞辉都带队出征中国杯。“第二、三、四届的时候是低迷期,之后才日渐成熟。”庞辉说。

记者见到他的当天,台风“海马”即将过境香港和深圳。庞辉感到有些担忧,他的赛用帆船停在西贡的码头避风。

庞辉说,做一件事就要坚持到底,要有不放弃的精神。

他身边的很多人和东西都历经岁月沧桑,久经考验。

一个叫廖胜的水手同庞辉一样大,年轻时在香港打工,后来在报纸上看到庞辉招募船工的通知,于是,他报名参加,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他每个月能拿到老板发给他的一万多港元月薪,这些钱他拿来养家。廖胜的主要分工是绞盘手,跟着庞辉参加过多次比赛。

随着年纪增大,廖胜现在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被安排正式比赛,他现在做的工作很杂,用他自己的话说,什么杂活都干。他很感激庞辉能够给他一份养家的工作。

船上的人加起来不到二十人,除了助理和司机是中国人外,其余都是菲律宾人。

去往办公室的楼梯间上方有一幅用黑铁丝制作而成的自力号帆船骨架,那是他教的一个学生的家长送给他的。

船上的司机和菲律宾来的厨师也是跟庞辉很多年的,午餐是面包和咖啡。这些人彼此间的氛围很好。

跟随他的还有一条5岁多的秋田犬,无论庞辉去往哪里,它都会一步不离地跟着他。庞辉说,秋田犬是儿子养的,因为没时间带,所以自己拿过来了。

庞辉的手机是一款老式诺基亚,用了10年以上,他不用微信,用短信和电话与外界联系。他在网上关注最多的是海上的天气。

他跟妻子已经结婚52年了,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20岁结婚到现在。庞辉说,自己不是浪漫的人,要感谢妻子一次又一次原谅他。

说完哈哈大笑。

庞辉船上的办公室空间并不大,电脑桌上堆满了中国杯的英文资料,下楼的时候他带了两份关于中国杯的比赛规程英文资料,钉在了二层船舱的入口处,顺便去船头和水手们聊了会儿天。

二楼的船舱走廊里贴满了庞辉和水手们去往世界各地比赛的照片,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冒险是我知道我有所准备”

船的最底层放的是保养和维修比赛帆船所用的零件和工具。

巨大的工作间里,几名菲律宾工人正在工作。

庞辉几乎给每个前来的记者强调帆船保养的重要。他说:“我们中国人不相信保养,有一个女孩子跟过我的船,她在顺德一家工厂当工程师,她说庞先生,我跟那么多条船去越洋送船,每一次他们的引擎都会坏都要修理,但是跟你们去,就没有一次坏过。”

对来学船的学生,庞辉的第一件事也是教他们如何保养。他说,船不是汽车,停在路边,可以打个电话拖走,船停在海中心,拖不走。

庞辉现在有十余条赛用帆船,每条船出发前都会反复检查。船用到磨盘没油还在用的情况在自力号船队不会出现。庞辉要求船员们的做法很简单:把磨盘拆开、放油。而不是等到坏了的时候换新的。

在庞辉的眼里,冒险跟鲁莽是两回事,冒险是我知道我有所准备,要在做足准备的情况下顾及到所有人的生命安全。

2012年11月,自力船队本想去往马来西亚,正好台风“海燕”经过送船路线,庞辉决定不开船,放弃了远航行动。

他说,如果你关心别人的安全,那就是最好的安全保障。

近些年,庞辉开始带学生,很多帆船退役运动员慕名找到庞辉,在他手下开始职业水手生涯。

最令庞辉骄傲的学生是陈锦浩。

他不久前和队员们一起完成了2015沃尔沃帆船赛,这是一场帆船界的顶级赛事,陈锦浩是首次参与这项赛事的深圳人。

在认识庞辉以前,陈锦浩在深圳市帆船帆板队进行了4年的帆船帆板训练。后来,因为伤病,他不得不结束了自己的专业运动员生涯。

在教练的建议下,陈锦浩决定做一名职业水手。

这时,他认识了庞辉。一次,陈锦浩跟着船厂师傅正在游艇会工作,庞辉正在旁边的船上做维修。陈锦浩一直在庞辉的船边徘徊,庞辉主动邀请他一起参与工作。

2009年,陈锦浩跟随庞辉的自力号参加第一届中国杯,庞辉带了一条TP52大帆船—MuiMui亮相。

比赛时,庞辉是船长,也是舵手,在船上做决策的时候是他来发布号令,一旦指令下达,20多个水手需要齐心协力完成各种动作。

陈锦浩的角色是调帆手,他需要与庞辉一直保持沟通。互相传递帆的形状还有调帆的航行角度,舵手需要告诉对方舵感,帆的力量等一些专业术语。

今年是陈锦浩第五次参加中国杯。中间,因为参加别的比赛,他阔别了三届中国杯。对他而言,这更像是一次水手间的大聚会,他又能见到他在世界各地比赛时认识的朋友了。

他说,庞辉是我帆船职业生涯上排在第一的师傅,我很尊敬他。

受庞辉影响,陈锦浩在深圳办了青少年帆船培训机构,将自己在帆船上所学传递给下一代。

而他未来的梦想则是单人环球航行。

等风来

迎风是帆船的奥妙。

就像放一个可乐罐,一片树叶、一张纸,在风平浪静的湖里,风吹过来,它就跟着风去,球帆运用的是这个原理。

“一条船怎么样在迎风的情况下向前跑,35、36、40度迎风去,这个才是玩帆船的人在大部分时间里要面对的挑战,每一条船每一个设计,包括帆、桅杆、船心、龙骨、舵,统统是要弄的,船可以在迎风的条件下跑得快、静。”庞辉说。

很多记者采访庞辉的时候都会问他,你在海上航行时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情是什么。面对这种问题,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种情景需要亲自去经历。

他说,其中有一次,船在东南亚的海洋中心停了24个小时,所有人只能在海上干等着——因为没有风。

船员们在甲板上看星星,喝酒,看壮美的夕阳和日出,与鲸鱼说话,有了难得的休息时刻。

船队常常行驶在无人之境,船员要经常面对突如其来的孤独与生理挑战,作为船长的庞辉是整个船队的核心和掌舵人,他的行为会影响船员的状态。“所以我必须时刻准备着做决定,时刻神经紧绷,一点也不能恍惚。”庞辉说。

2013年,庞辉带着自己的船队征战亚洲各地赛事整整一个赛季之后,终于在苏梅岛加冕年度亚洲帆船大奖赛总冠军,继2007年后,他赢得第二个亚洲总冠军,自力号被评为年度最佳船队。

每一艘自力号帆船船身都有一只猫的图案,这象征着好运气。

当天下午三点,庞辉穿上外套从西贡坐车去铜锣湾参加活动。路上,他和坐在旁边的助理开心地聊天,精力充沛。秋田犬依偎在他的脚边。

车窗外,大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比赛马上就要到来,庞辉在期待一个大风天。